關於部落格
嗯…有讀者反應,為何梅子的部落格只有一個標題唯梅主義,沒有其他內容…Orz,有此疑問的親愛讀者,請將螢幕下拉,就能看見部落格的內容了。
  • 185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1235《情夫條件說》





第一章


    她討厭這種老梗的台詞!


    「妳很堅強,沒有我,妳一樣過得很好,可是她不一樣,沒有我,她根本無法活下去。」郭定志一臉肅穆,像是萬不得已要自我犧牲一般。


    男人,為什麼一點創意也沒有?為什麼分手的說詞總是如此乏善可陳?


    「是嗎?那我真懷疑她認識你之前是怎麼活的,靠維生系統嗎?」蕭靖筠嘲弄地回應。


    「就因為妳老是這麼強悍,根本不需要我,我才找不到自己和妳繼續下去的意義,妳不能怪任何人,這都是妳一手造成的。」

   
    需要他?他不要老是讓她收拾他的爛攤子,她就謝天謝地了,還需要他?


    當初礙於是上司牽線,加上她除了公事之外,其他事只要不麻煩她便無所謂的個性,所以才答應和他交往。


    剛開始偶爾吃個飯,約個會,應付一下上司的關心,都勉強還在她可忍受「麻煩」的範圍內,但是漸漸的,他的要求越來越多,「麻煩」的感覺理所當然的也越來越嚴重,最後,她變得寧願幫他寫企畫,也懶得和他出門約會了。


    之所以沒有主動提出分手,也是因為不想應付上司的關心,反正只要他不來煩她,他也算是個不錯的擋箭牌。


    「怎麼我聽到的是她說要上床,就得先和我分手?」蕭靖筠嘲諷地說。他以為她是聾子還是瞎子啊?在辦公室亂搞還指望不會傳出流言嗎?


    「胡……胡說八道!」郭定志漲紅著臉狡辯。


    「無所謂。」蕭靖筠聳聳肩。反正是他劈腿要分手,上司會「關切」的,應該不是她這個「受害者」才對,所以省了麻煩就OK啦!「希望下次你工作上又出問題時,她有能力幫你度過,畢竟你沒什麼能力可以處理。」不過恐怕很難啦,那工讀生妹妹連自己分內的事都做不好呢!


    「妳少瞧不起人了,誰說我沒有能力處理?年底的人事異動,我可是企畫部最被看好的下任經理人選!哼,妳以為自己有多行啊!你們跑業務的,不過是出一張嘴,可不像我們做企畫的,靠的是腦袋和創意!」郭定志羞惱不已。


    蕭靖筠嘲諷地笑。他似乎忘了那幾個讓他被上頭重視看好進而升官的企畫,是出自誰的手了。


    「有能力就好,那麼寶捷建設集團的企畫,你應該沒問題才對。」


    「咦?」郭定志一愣,隨即閃過驚慌。他竟然忘了這件事!


    看見他的表情,她就猜到,他只急著想上那個工讀生妹妹,根本忘了還有這件事的存在。


    「靖筠,妳應該已經把企畫寫好了吧!」他搓著手,涎著臉說。

    
    「我相信我沒記錯,那是『你的』案子,我可是業務部的人,是靠一張嘴吃飯混日子的業務,和我有什麼關係嗎?」蕭靖筠一臉無辜。


    「呃……」郭定志急了,努力思索要如何力挽狂瀾。「靖筠,妳聽我說,做人要公私分明,我們的私事和公事無關……」


    「你說的對。」她毫無異議的點頭,看見他欣喜的表情,心頭冷笑。「我以前幫你寫多生、偉如、盈順、和裕、恒益的企畫,是因為我和你在交往,不過這樣確實不對,以後我不會再做這種事,就像你說的,要公私分明。」


    他一聽變了臉。「妳不可以這樣!」


    「為什麼不可以?是你說要公私分明的不是嗎?」蕭靖筠嘲弄地一笑。


    「我不是這個意思!」


    「要不然呢?」她倒想聽聽他敢做什麼要求。


    「至少這次妳還是要把寶捷的企畫給我,等我年底升上經理之後,自己做企畫的機會就比較少,到時候可以再看情形……」


    實在很難置信,怎麼會有人這麼的無恥!甚至還說「到時候再看情形」,而不是到時候就不用了!


    「郭定志,你的意思是說,你劈腿、和我分手,卻還指望我幫你寫企畫,好讓你年底升官?」她嘲諷地笑。「你作夢啊你!」


    「妳看妳,就是這樣,男人才會受不了妳,這能怪我嗎?都是妳的問題!」郭定志惱羞成怒。


    「對,都是我的問題,所以你要分手,我非常的願意,那請問你還在這裡做什麼?」蕭靖筠雙手環胸。


    「既然妳都知道是妳的錯,就要補償我,把寶捷的企畫給我啊!」他厚顏的說。「反正妳應該已經寫好了,留著也沒用,把它給我,等我升上經理,我或許還願意偶爾陪妳約個會,怎樣,妳應該覺得賺到了吧?」
 

    「你真是無恥到了極點!」蕭靖筠算是開了眼界,也對自己竟然會因為討厭麻煩而委屈自己和這種人交往覺得羞恥。「沒錯,企畫我是已經寫好了,原本打算今天晚上再審查一次,明天就交給你,怪只怪你精蟲衝腦,連這麼重要的事都可以忘得一乾二淨。」


    「妳是想公報私仇,報復我對不對 」


    「公報私仇?哈!什麼時候幫你寫企畫變成公事了?難道你敢讓同事、上司知道這件事嗎?」她嘲諷。「與其在這裡向我乞討,我勸你還是快點回去趕個工吧!


    「我們業務部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,才讓寶捷穆總點頭,先交一份企畫書參加比稿,只要篩選通過就能參與這次的競標,老闆可是非常重視,企畫部若搞砸了,我看老闆不會輕易放過負責的人,不要說升遷無望,恐怕連飯碗都保不住嘍!」


    寶捷可是個超級大客戶,想像一下寶捷建設有多少建案正在進行中,落成之後會需要多少各類電子產品,公司只要能取得寶捷這次的合作,就可以蹺著二郎腿吃兩年了。


    「妳!」郭定志氣極。「妳這種女人,絕對不會有男人受得了妳的!」明明提出分手的是他,本以為能看到這個女人求他的模樣,沒想到結果還是被這個女人給羞辱了一番!


    想到寶捷的企畫他就背脊發涼,企畫若成功,便是他年底升遷的跳板,反之,則是被打下來的障礙。當初他毫不猶豫的接下這個沒人敢接的案子,就是因為仗著有她在,丟給她就行了,誰知道會變成現在這樣!


    該死,他根本把這件事給忘了,否則,他一定會等她將企畫交給他之後才提分手的!


    她的企畫鐵定已經寫好了,他得想個辦法拿到手才行!


    「關於這點,就不勞你費心了,你往後該操心的,是你的肩膀連自己的問題都扛不起來了,該如何扛起柔弱、需要你的女朋友的問題。」她起身,拿起包包和帳單。「我請客,反正是最後一次了。」


    說完,蕭靖筠轉身走向櫃台結帳,瀟灑的離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* * *


    那個女人,固定週末下午兩點十五分左右出現,帶著筆記型電腦,坐在最後方靠窗的位子,點一杯卡布其諾和招牌小蛋糕,到了六點,她會點一客簡餐當晚餐,八點左右會再點一壺花茶,然後到十點打烊離去。


    他們私底下都叫她「兩點一刻」小姐。


    但是今天不是週末,也不到午後兩點一刻,兩點一刻小姐卻意外的出現,而且,不只她一個,還有一位外貌頗為出眾的男人。


    梅鴻杰的心,在那一瞬間有些悶。


    她沒有坐在她的老位子,而是跟著那男人坐在靠近櫃台,以室內盆栽當隔間的另一邊。


    兩點一刻小姐的表情冷凝且帶著一絲嘲諷,這吸引了他的興趣,開始仔細聽著兩人的談話內容,一會兒,他的心重新活躍了起來。


    這樣的感覺,讓他決定不再猶豫遲疑,他要追求兩點一刻小姐。


    梅鴻杰笑笑地將錄影存檔,收起手機,目送兩點一刻小姐離去,才上前收走她的咖啡杯,嘴角勾著淺笑。方才她和這個男人的談判過程,他全都聽得一清二楚,也都錄下來了。


    本來他只是想錄下她的身影,卻沒想到會錄到那樣的對話。


    這個男人簡直是丟盡全天下男人的臉,讓他很想將錄影傳給他們公司的大頭,甚至每個員工,再PO上網供大家「瞻仰」。


    嘖!希望兩點一刻小姐不會認為天下男人都是這種貨色就好了。


    「你在笑什麼 」郭定志惱羞成怒,懷疑這個服務生是在嘲笑他!


    「先生,本店正提倡微笑服務票選活動,如果先生覺得本店哪位服務生的微笑讓您倍覺親切溫暖,請投下您神聖的一票。」梅鴻杰不疾不徐的說,眼角瞥見兩點一刻小姐座位上有支手機,他彎身拾起,沒讓男人看見。


    禮貌的一鞠躬,他轉身離去,回到櫃台,看見方才兩點一刻小姐的信用卡簽單。


    以前她都付現的,今天怎麼刷卡了呢?


    他拿起簽單,看著上頭的簽名,原來兩點一刻小姐叫做蕭靖筠啊!


    一個亦剛亦柔的名字,從方才兩人對話,想必也是個亦柔亦剛的女人,否則也不會甘為男人作嫁。


    她遺落的手機,是上帝賜給他的機會!


    「Aaron,我出去一下。」梅鴻杰脫掉圍裙,對另一個服務生交代了聲,沒等對方回應,即轉身飛快的跑了。


    「咦?阿杰,等……」Aaron沒來得及說完,玻璃門叮鈴鈴一陣響,人已經跑出店裡,他只能搖頭目送那飛也似的高大背影左右張望了下,便往右邊跑去,眨眼便不見蹤影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