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嗯…有讀者反應,為何梅子的部落格只有一個標題唯梅主義,沒有其他內容…Orz,有此疑問的親愛讀者,請將螢幕下拉,就能看見部落格的內容了。
  • 185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1271黑白配之一《拒當豪門妻》




第一章   
  煩!好煩!煩死人了!
  駱宥瑩煩躁的掛斷電話。她都已經自認倒楣辭職避禍了,沒想到那個二少爺還不死心!
  為什麼她走到哪裡,都不得安寧呢?
  想到這件事,她煩躁的心情更加鬱悶了。
 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什麼桃花運,打從大學開始,就經常被一些富家豪門的小輩們追求。初時她還能心平氣和的婉拒,當笑話看,反正她自己很清楚,她是不可能踏進任何一戶豪門大宅當媳婦的。
  不是她瞧不起自己,認為自己沒有那個能耐捧大富人家的飯碗,而是因為身為豪門私生女的她,從小到大看多了豪門內爭鬥的醜惡內幕。不長進的便遊手好閒當紈 子弟,以玩樂揮霍為畢生之志;有野心的便心機用盡,嘴臉難看,以踩著血緣手足親人的屍體往上爬引以自豪!
  對她來說,「豪門」與「地獄之門」無異,她巴不得完全脫離,怎麼可能再將自己的下半輩子送進另一個地獄裡?
  將手機丟進包包裡,抬手看了看時間。糟糕,她快遲到了!
  因為剛搬來這裡,對這個城市還不太熟悉,所以她捨棄自己的小五十,走到路旁攔下一輛計程車。
  才剛要上車,冷不防斜裡伸出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肘。
  「宥瑩。」周治文微笑地喚道。
  「周先生 」駱宥瑩錯愕。周治文,慶順企業董事長小老婆的兒子,她的爛桃花之一。
  他彎身將一張五百元的鈔票丟進計程車裡,對司機道:「我們不用車了。」
  計程車司機拾起椅子上的鈔票,平白賺了五百元,也懶得管是不是有什麼蹊蹺,便加速離開。
  「周先生,請放開我!」駱宥瑩掙扎,卻掙不開他箝制的手。
  「宥瑩,妳要去哪裡?我送妳過去。」周治文指了指路旁不遠處的雙門跑車。
  「不用麻煩周先生了。」她婉拒,掙扎的動作越來越大。「放開我!」
  「不行,我這一放妳不知道又要逃到哪裡去了,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查到妳搬到這裡來。」他依然笑得溫文。
  「周先生,我確信自己的行為並不會讓人誤會,我不懂你為什麼要這樣糾纏不清?」她板起臉,冷聲質問。
  「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這是人之常情,我相信以我的誠心,一定能打動妳的。」周治文笑答,自信滿滿。
  「那是絕對不可能的。」駱宥瑩直接撥他冷水。
  「無所謂,只要妳嫁給我就行了,走吧!」周治文說著,便逕自拉著她往自己的車子走去。
  「放手!你要拉我去哪裡?」她不停掙扎怒喊,卻掙不開他的桎梏,顧不了其他,她選擇放聲大喊,「救命啊!綁架!救命啊!」
  「喂,你幹什麼?放開她!」路旁店面有人跑出來。
  「抱歉,我女朋友生我的氣,鬧彆扭,抱歉驚擾到大家。」周治文親切溫文地微笑,一臉歉意的和見義勇為的路人解釋。
  「不是的!我不是他女朋友!」她急著拆穿他的謊言。
  「宥瑩,不要這樣,我知道妳要那條鑽石項鍊我沒有馬上答應,所以妳在生我的氣,既然現在我都來向妳賠罪,也馬上要帶妳去買了,妳就不要再耍脾氣了,好嗎?」周治文一臉委曲求全。
  「什麼啊,原來是拜金女!」路人不屑咕噥,當下轉身離開。
  「周治文,你在胡說什麼?」駱宥瑩瞠大眼,簡直不敢相信。
  「可是很有用啊!」周治文小聲得意的說。「走吧,不會再有人來礙事了。」
  「不要!」她一手抱住行道樹,一腳朝周治文踢去,可惜被他閃開了。「放開我!」
  「放開她。」突然,一個低沉的聲音再次介入。
  駱宥瑩立即望去,就見一個高大的男人站在周治文身後三步遠的距離外,穿著一件破舊的牛仔褲,一件黑色T恤,眼神炯然地望著他們。
  「不好意思,她是我女朋友,只是在鬧彆扭。」周治文再次搬出那套說詞。
  「不是……」駱宥瑩焦急的想解釋,不意那男人率先開口。
  「就算她是你老婆,或是你女兒,你都不能違反她的意願強行將她押走。」男人跨上前,直言道。
  駱宥瑩不禁在心裡對這個男人大力讚賞!
  她還拚命點頭,「沒錯,更何況我和他什麼都不是,是真的!」
        「宥瑩,我都答應了要買那組鑽石項鍊給妳了,妳就不要再鬧彆扭了,還是妳又想趁機多討一些其他東西嗎?」周治文嘆問。「好好好,妳要什麼我都答應妳,這樣可以了吧?」
  「我才沒有!」駱宥瑩掙扎著大聲駁斥,驚慌的望向陌生男子,生怕他又像之前的路人一樣相信周治文的說詞而離開。「放手,放開我!」周治文手勁忒大,抓得她手肘痛得要命。
  男人瞥她一眼,視線往下,落在周治文用力抓住的手肘部位。
  「我想小姐的說詞可信度比較大。如果小姐真是你女朋友,你又為了讓她消氣,什麼貴重物品都願意買來送她,就不會捨得把她的手抓得又紅又腫。」他望向周治文,從口袋掏出手機。「放開她,不然我就報警了。」
  「少管閒事!」見之前的方法行不通,周治文惱了。「你不知道你惹上的是什麼人!」
  「你說的沒錯,我是不知道。」男人無所謂聳聳肩。「再不放開,我就要撥號了,讓警察來介入,調查看看這是綁架未遂,還是男女朋友鬧彆扭。」男人說著,手指按下按鍵,嗶嗶嗶三聲。
  周治文再也維持不了溫文儒雅的假象,咒罵一聲,憤怒的甩開駱宥瑩。
  「我不會放棄的!」撂下話,他轉身上車,急馳而去。
  駱宥瑩被突然甩開,腳步踉蹌的後退好幾步,她轉身想平衡,卻一腳踩入人行道的凹洞,整個人往前撲跌。
  「啊—— 」她驚叫,可下一瞬間,腰身一緊,她掛在半空中,眼前是近在咫尺的地面。
  她吁了口氣。呼—— 千鈞一髮!
  「沒事吧?」男人低沉的聲音在她上方響起。
  駱宥瑩一愣,這才發現,纏住她的腰身,挽救她跌倒的,是男人的手臂。
  「沒……我沒事。」她的手抓住他環在她腰上的手臂,那強健的力道,手底下感覺到的結實肌肉,讓她心臟猛地一跳。
  男人在她站穩腳步之後,便退開一步。
  「謝謝你。」駱宥瑩仰頭望向他,意外的發現,男人有張俊帥的臉,頭髮稍嫌長了些,蓋住了眼睛,要不是她是從下往上望,根本看不清他全部的面貌。
  「不客氣。需要我護送小姐嗎?免得那男人再回頭糾纏。」男人邊說,邊審視她的五官,是一張頂多稱得上清秀的臉,不是什麼大美人,反倒是剛剛那個男人,外貌算是出眾了,再加上開著價值不菲的跑車,身家肯定不凡,怎麼覺得兩人的立場應該倒過來才對。
  男人的審視,讓駱宥瑩微微提高警覺,雖然她很感謝他的見義勇為,但是現在的她一點也不想再沾染上任何桃花,即使他穿著打扮極為普通,有別於之前追求她的富家子弟,但是爛桃花是不分身分地位的。
  「不用麻煩,並再次謝謝你。」她有禮的婉拒他的好意。
  男人又望了她一會兒,突然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,點點頭。
  「那小姐保重了。」留下這句話之後,他便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  駱宥瑩站在原地,有些怔愣,隨即微微紅了臉,因為羞窘。
  原來他只是客氣,她卻像防賊似的防著他,他臨去前的笑容,恐怕就是看穿她的警覺戒慎,覺得好笑吧?
  看來她是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了,尤其是他才剛剛幫她解了圍。喔,真是丟臉!
  望著他高大挺拔的背影,駱宥瑩的心些微的怦動。他們……應該不會再見了吧!
  直到男人消失在轉角,她像是突然清醒過來,看了眼時間,低呼一聲,趕緊再攔一輛計程車,赴約去。
  匆匆趕到相約的咖啡館,駱宥瑩掃了店內一圈,看見了相約的人,立即走了過去,在那人對面的座位坐下。
  「幹麼擺著一張臭臉?擺臭臉小心沒人愛!」和她有約的是一位高雅美豔的女人,見她坐定,便開口數落。
  服務生靠近,駱宥瑩要了一杯咖啡,待服務生退下之後,她才開口。
  「我還真希望沒人愛最好!」其實認真說起來,她這句抱怨也不對,因為她很肯定,那些富家子弟之所以追求她,根本與「愛」無關!
  「又發生什麼事了?」美婦笑問。
  「媽,我問妳,妳是真的真的不知道那些男人為什麼要追求我嗎?」駱宥瑩充滿懷疑的眼神緊盯著母親。別懷疑,雖然她的長相頂多稱得上清秀順眼而已,完全與眼前年紀看起來像是她姊姊的美豔美女不一樣,但她們確實是親生母女。
  駱芙蕾眼底黯然神采一閃而逝,臉上笑意未變。
        「傻瓜,會追求妳當然就是喜歡妳,要不然就是對妳印象很好,不是嗎?」
  「媽,我們都心知肚明,我沒有那麼大的魅力,妳也不用裝傻,老實說吧!」雖然沒有證據,但駱宥瑩就是有這種感覺,母親絕對知情!
  「宥瑩,我不懂妳到底要我說什麼?」駱芙蕾一臉無辜。
  她忍下了翻白眼的衝動。「媽,妳表現得越無辜,就表示妳一點也不無辜,我是妳女兒,我瞭解妳。」
  「信不信是妳的自由,我又不能控制。」駱芙蕾聳聳肩。「其實我也是很納悶,妳長這模樣,他們到底看上妳哪一點啊?」
  露餡了吧!為了掩藏心虛,母親會不自覺的說些平常不會說的話,像是批評她的長相,不僅母親自己不會說,也不准旁人,甚至是她說,這在在表示,母親是知情的,甚至有可能就是始作俑者!
  「沒錯,我也很納悶,既然媽也這麼覺得,那就不是我的錯覺了。」駱宥瑩順著母親的話說。「這麼說來,更讓我確定有某種因素讓他們這麼委屈自己。譬如說……」她故意停頓。
  「譬如什麼?」駱芙蕾一派鎮定地問。
  駱宥瑩淡淡一笑,她太瞭解自己的母親,若不緊張,她根本不會追問。
  「譬如說,有人私下對他們開出條件,娶了我,就給他們什麼不得了的好處之類的。」雖然她只是個私生女,還從母姓,不過以母親的手段,要讓她那個私生父親多掏點出來當嫁妝,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。
  「說那是什麼傻話!我駱芙蕾生的女兒哪需要什麼好處才有人追!」
  駱宥瑩審視母親。這不是傻話,而是慣例,豪門富戶的婚姻,枱面上自由戀愛,可枱面下,則是稱斤論兩的交易,雙方以能獲得最大利益的結合,交易贈品則是一對男女。
  「媽,妳是不是跟爸爸討了我的嫁妝?」她乾脆挑明了問,不禁有些心驚。也許不只是很多嫁妝,或許她早已經成了拍賣品,就等著哪家出價高拍案成交。
  駱芙蕾白了女兒一眼。「妳當我是乞丐啊!我可從來不曾開口跟妳爸討過什麼。」
  「那就是爸爸腦筋突然打結,打算給我多到嚇死人的嫁妝,是嗎?」她又問。
  「這我倒是沒聽說。」駱芙蕾搖頭。「怎麼?妳有聽說啊?」
  看起來不像說謊,所以是她猜錯了?
  也對,媽不可能讓她那個不能掛名的老爸這麼對她的!
  「沒有。」她暫時鬆了口氣。
  「女兒,妳怎麼不想想,也許妳本身就是無價之寶,他們要的就是妳啊!」駱芙蕾笑道。
  看媽恢復悠閒愜意的模樣,看來她確實是猜錯方向了。
  好吧!她會再另尋答案。
  「少來了,我們都心知肚明,這是最不可能的一點。」她撇撇唇,不予苟同。「那些人沒有那麼好的眼光看上我。」這句話可不是諷刺或自嘲,而是真真實實的實話。
  「怎麼?到現在妳還是沒一個看上眼嗎?我記得那些人的條件都很不錯啊!」
  「媽,到底是和條件談戀愛?還是和人啊?」駱宥瑩翻了一個白眼。「我要談戀愛,絕對不是看條件,而是憑感覺。」
  「什麼樣的感覺?」
  駱宥瑩腦海裡不期然浮現那道高大的背影,隨即撇開,看著母親,聳聳肩。「不知道。」
  駱芙蕾一愣。「不知道?」
  「對啊,我又沒碰過,怎麼會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?」對那陌生男人的感覺應該不算,那只是因為他替她解圍而升起的一點好感而已。
  「既然妳根本不知道『對』的感覺是怎樣?又怎能確定那些人給妳的感覺不對?」
  「因為他們給我的感覺,就像是一群搶肉骨頭的狗,他們有興趣當狗是他們的自由,我可沒有當肉骨頭的意願。」駱宥瑩撇撇唇。「好了啦,不要談這種煩人的事了。媽今天專程下來找我,有什麼事嗎?」
  「就是想來看看妳啊!」駱芙蕾笑望著女兒,眼底有抹憂愁一閃而過。「既然工作丟了,要不要和媽回去?」
  「不要。」她毫不猶豫的拒絕。「回去的話,我肯定又不得安寧。」
  「那媽媽留下來和妳住一段時間好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警戒系統立即亮起紅燈,駱宥瑩挑眉望向母親。所以……這才是媽專程跑一趟的主要原因?她這次辭職之後順便搬家,並沒有告訴任何人住址,也不打算透露,所以媽想知道她住在哪裡嗎?
  「我那裡不方便。」她直接拒絕。
  「就當作是陪媽媽也不成啊?不會太久的。」
  「媽,妳不要裝可憐了啦,妳無非是想知道我的住處,然後再通知那些追求我的富家子弟對不對?」前車之鑑不遠,她哪會重蹈覆轍啊!
  「如果我說我不會,只是單純想和妳多相處一些日子呢?」駱芙蕾問。
  她還是搖頭。「這樣好了,我幫妳訂飯店,我陪妳一起住飯店。」
  駱芙蕾望著女兒,最後垂下眼,掩下眼底升起的那股不捨,再抬起,露出一抹懊惱的笑。
  「真是的,妳這次的防禦真徹底,算了。」她白了女兒一眼,拿出手機撥號,通話之後,直接道:「來接我。」便收起電話。
  「果然被我猜中了。」駱宥瑩嘆口氣。
  「女兒,想妳是真的喔!」駱芙蕾伸出手,摸了摸女兒的臉。「現在看妳沒病沒痛,容光煥發,我就安心了。」
  「我知道。」母親是真心關心她,她感受得到,若能不插手她的終身大事,她會更開心。
  「如果妳不喜歡追求妳的那些對象,就自己找一個吧!都二十五歲了,早該交男朋友了。」駱芙蕾忍不住叮寧。
  「好,我會的。」駱宥瑩笑著承諾。
  咖啡館外頭停下一輛豪華轎車,母女兩同時偏頭看了一眼。
  「宥瑩。」她握住女兒的手,塞了一個厚厚的信封袋給她。
  駱宥瑩不用拆開看,就知道裡面是什麼。「媽……」
  「收著。」駱芙蕾不讓她拒絕。「工作沒了,總得生活吧!我知道妳有存款,但這是媽媽的心意,妳不能拒絕。」
  「好吧,謝謝媽。」駱宥瑩收下。「走吧!我送妳出去,這裡不能停車。」
  她拿起帳單到櫃台買單後,和母親兩人走到車旁。
  「小姐。」司機恭敬的對她鞠躬。
  「麻煩你了,天色暗了,開車小心點。」駱宥瑩客氣的交代。
  「是,我會注意。」
  「有空就打電話回家,知道嗎?」駱芙蕾臨上車前,對女兒說。
  駱宥瑩點點頭。「我會的,到家記得打電話給我。」
  目送車子遠去,直到看不見車子了,她才微微一嘆,心沉沉的,卻不知為何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 * *


  一睜開眼,入耳的就是咚咚咚打地基的聲音,連床都微微的震動著。
  駱宥瑩打了個呵欠,看了眼時間,已經快中午了呢。
  在被窩裡伸了個懶腰,才一鼓作氣的翻身坐起,下床走到陽台,看著不遠處的工地。聽說要蓋地上二十二樓,地下三樓,而現在才剛挖好深度,在打地基而已。
  這個工地工作時間非常規律,早八晚六,中午休息兩個小時,幸好,她只要一睡著,就算在她耳邊打雷也很難吵醒她,所以她依然過著失業擺爛,頹廢睡到自然醒的日子。
  不過醒了之後,就會有點受不了這樣的噪音,唉!
  看著在烈陽下勤奮的工人們,對照自己才剛睡醒的樣子,突然覺得有些汗顏。她抹抹臉,活動了一下筋骨,便轉身走進屋裡,梳洗整裝,然後出門覓食去了。
  一踏出公寓大門,就差點被頭上的烈陽給刺瞎了眼。哇咧!今天的太陽未免太熱情了吧!
  駱宥瑩打開陽傘遮陽。幸好她要去的地方不遠,就在同一條街上而已。
  望了一眼左邊斜對面那處已經安靜下來的工地,她走向右邊,沒多久,在一家新開幕的小吃店門前停下,收起陽傘,閃身走進小吃店。
  這是她第四次來了,除了因為她愛吃的海鮮烏龍麵很好吃之外,最主要的原因是離家近以及有冷氣。
  老闆娘年紀不大,身材嬌小,臉蛋長得頗為可愛,個性挺開朗熱情的,負責招呼客人。反觀負責掌廚的老闆,酷到一個不行,半天沒吭過一句話,前三次來,只聽過老闆對老闆娘說「去休息」、「進去」、「我來」這幾個字,對客人還不曾吭過一聲。
  夫妻倆一起打拚,生活是辛苦了些,可是看起來很甜蜜。
  這就是她一直嚮往的夫妻生活。
  比起豪門裡雖然生活優渥,可是丈夫有好幾房大小老婆,有好多同父異母、沒啥感情、只會競爭別苗頭的手足的複雜關係,這樣平凡的幸福,是多麼的彌足珍貴。
        「嗨,宥瑩,妳來啦!今天還是要吃海鮮烏龍麵嗎?要不要換個口味?」老闆娘熱絡的招呼她。
  她第二次來的時候,熱情的老闆娘就已經把她當成朋友,兩人還交換了名字電話。她原以為老闆娘對每個人都這樣,又或者是為了拉生意什麼的,卻發現並不是這樣。
  「妳有什麼建議呢?」駱宥瑩笑問。
  「敢吃豬腳嗎?」
  「唔……」她皺皺鼻子搖頭。「我只敢吃瘦肉。」
  「可惜,我家大廚煮的蹄花麵超棒的。」老闆娘笑笑。「不過沒關係,試試山東大滷麵,也是一級棒的唷!」
  「好啊,那就山東大滷麵吧!」駱宥瑩點頭。她對吃很隨意,敢吃能入口就行。
  「保證不會後悔。」老闆娘對她甜甜一笑,勾選了山東大滷麵,將單子交給老公之後,便去招呼其他客人。
  她看著夫妻倆配合得默契十足,話很少,像是光用眼神就能瞭解對方要什麼。這樣的默契,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培養出來呢?
  拉回思緒,不再胡思亂想,駱宥瑩走向最裡面僅剩的空桌,將陽傘放在靠牆的桌上,面向內側坐下。眼不見為淨,免得越看越羨慕,越想越鬱卒,唉!
   麵很快的送了上來,她從包包裡拿出隨身攜帶的環保餐具,開始品嚐老闆娘推薦的山東大滷麵,有老闆娘的品質保證,果然美味極了。
  「宥瑩。」就在她吃得差不多時,老闆娘又走了過來,彎身在她旁邊低喚,「不好意思喔,可不可以讓兩位客人跟妳同桌?」
  駱宥瑩轉過頭,發現店裡客人更多了,每個桌子都坐滿了,只剩下她這個四人桌坐了她一人。
  看來老闆娘是到了非不得已才過來跟她說的。
  「好啊!當然可以。」駱宥瑩微笑點頭,並不介意這種事,而且她也快吃完了。
  沒多久,兩個男人來到桌前,她下意識的抬頭望去,從他們的打扮,她猜應該是附近工地的工人,一個是粗壯的大叔,一個則是身量高大挺拔的年輕男子。
  不期然對上一雙深邃的眼眸,那黑瞳不偏不倚的對上了她,她的心突地起了一陣騷動。
  是他!駱宥瑩認出了他,是那天在路旁為她解圍的男人!
  是她!男人同時挑眉,也認出了她,對她微微一笑,點了點頭當作打招呼。
  駱宥瑩一愣,微窘,為自己竟然目不轉睛的盯著人家看而覺得不好意思,趕緊也點了點頭,便低下頭吃著自己的麵。
  「真是的,為了等你買那幾塊香皂,差點害我沒位子坐。」
  兩個男人一坐定,駱宥瑩便聽見那個粗壯的大叔這樣抱怨。
  「抱歉,工寮裡香皂用完了,不買晚上洗澡就沒得用了。」男人將手上的塑膠袋放在桌上靠牆的地方,他的聲音略低,聽不出歉意,但也不會給人敷衍的感受。
  一會兒,兩人點的餐送上來,粗壯大叔扳開免洗筷,開始唏哩呼嚕的吃了起來,倒是男人吃東西很安靜,讓駱宥瑩心裡對男人的好感又提升了一分。
  「怎樣?兩個月了,已經習慣了吧?」大叔邊吃邊問。
  「嗯。」男人低應一聲,沒有多說什麼。
  「習慣就好,我還怕你中看不中用,那我就對不起工頭了。」
  「我會努力的。」男人平穩地回應。
  「本來就要努力,現在工作難找,多的是有經驗的人想要這個工作,要不是我保證把你教會,工頭才不會破例用你這種沒經驗的人咧!所以你要給我爭氣一點,不要給我丟臉了!」大叔拍了一下男人的背,結果另一隻手動作太大,不小心掃到了她的手肘,她剛好拿湯匙舀湯要入口,想當然,這下桌上身上都有湯汁。
  「啊!」駱宥瑩低呼,放下湯匙,趕緊要抽餐巾紙擦拭,卻碰到了男人也要抽餐巾紙的手。
  她錯愕的抬眼,又對上了男人那雙深邃的眸,然後男人嘴角微微勾起,她才像被燙到般,趕緊抽回手。
  糟糕糟糕,她對這個男人似乎很有感覺呢!
  「小姐,歹勢歹勢啦!」大叔趕緊道歉。
  「沒關係,只是小事。」駱宥瑩對大叔微微一笑。
  「妳的衣服。」男人抽了餐巾紙,先遞了一張給她。
  低下頭,她看見自己胸前濺了數滴湯汁,在心裡無聲的一嘆。這位置未免也太敏感了吧!
  「謝謝。」她微微紅著臉,伸手接過男人遞上來的餐巾紙,輕拉起衣服用紙巾將湯汁吸乾,至於清潔,在這裡是不可能了。
  男人沒說什麼,又抽了一張,伸手擦掉桌上的湯水。
  駱宥瑩一邊慢慢擦拭,視線又不自覺的飄向男人,男人已經擦乾桌子,低頭繼續用餐,垂落的劉海因低頭而遮蔽了大半張臉,不過她記得男人的鼻又直又挺,嘴略寬,唇薄厚適中,有些鬍子,為他增添了一股落拓感。
  不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?或是……妻子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